• 2010-05-19

          如若你我终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形容枯槁,为何我却始终念念不忘你那副较好的皮囊相。

    行走在这苍穹煮雨的夜空下,遥望这些难以穷尽的昏黄路灯,彷若那些我难以对你诉说的细密衷肠,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求:在你我耄耋之年,两鬓苍苍之际,我依然怀抱赤子之心为你高歌纵舞;为你手握火把,赤脚前行;为你高声喊叫,声嘶力竭。虽然我知你不能承担我的亮烈与骄纵,你自私,你懦弱,你逃避;我惶惑,我哀恸,我神魂颠倒。

    于你,我积累了太多朝暮,却朝不保夕。如今你是我唯一的光线却在身后依稀不见,若真是前世的宿命,请你断然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的亲厚与相离,若我只是你的描应景,恩宠不再,但我给予的爱永不止息,徐徐前行。

    我手足无措,只能惶惶退缩应对你良久的沉默,你与我,如何才能在一起,如何才能不离弃,如何没有对不起。

    浮生若梦,盛席华宴也终会散场,但我望你仁慈,望你怜悯,望你心有涟漪,望你不舍轻易离场。

    只愿万年如彼时,只愿千年两相依。

  • 2010-03-16

    一丝不挂

    分手时内疚的你一转脸
    为日后不想有甚黱牵连
    当我工作睡觉祷告娱乐那黱刻意过好每天
    谁料你见松绑了又愿见面
    谁当初想摆脱被 围绕左右
    过后谁人被遥控於世界尽头
    勒到呼吸困难才知变扯线木偶
    这根线其实说到底谁拿捏在手
    不聚不散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
    那 时青丝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
    但我拖著躯壳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
    仍系於你肩膊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
   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

    这 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
   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
    给我找个伴侣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
   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
    如一根丝牵引著拾 荒之路
    结在喉咙内痕痒得似有还无
    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
    只想你和伴侣要好才顽强病好
    不聚不散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
    以 为青丝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
    但我拖著躯壳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
    仍系於你肩膊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
   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
    一直不 觉捆绑我的未可扣紧承诺
    满头青丝想到白了仍懒得脱落
    被你牵动思觉最后谁愿缠绕到天国
    然后撕裂躯壳欲断难断在
    不甘心去舍割
    难 道爱本身可爱在於束缚
    无奈你我牵过手没绳索

     

    你从来只想到你得到什么,但为何我始终念念不忘你那副较好的皮囊相,为何。。为何。。。为何。。。。。。

  • 2009-08-24

    天地无期

    因为家庭的缺失,你总以为你们如此相像

    彼此靠近,理所应当。

    此刻,你才觉得,你从未得知过他,也从没能够靠近,

    你始终不能知道他,

    觉得悲伤罢,也不是没有失望;

    明知他总是将忧伤化为良久的沉默;明知他从来不喜欢你守在你的门前等他归来;明知他熟悉洞察你的一切;明知你难以在他面前诉说;

    却为何一错再错,错上加错;

    他说的对,你是个幼稚的没头脑。

    若他离开的那一天,你请求带你一同离去,

    你会躺在他的身边,同他一起沉入河底,直到周围一片死寂,直到那如葇夷般的光线渐渐暗淡,最终逝去,

    一起悄无声息

    一起天地无期

    你从未用技巧修饰过你交付于他的心,

    你不再对他说了

    你宁愿沉默地与他一同沉入河底

    一同死去

    天地无期

     

  • 2009-06-26

    谁也不完美!

    完美的恋人,男女共同的终极梦想。男的想要女人既风情万种又蕙质兰心,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,要是像白娘子一样能为情郎舍身忘记,万劫不复,那夫复何求?

    而女人呢?你浪漫但要专一,你儒雅但要勇敢,你诚实但要讨喜,你善良但要富有,现实生活已经教会他们光一个爱,太抽象,没有物质的衬托就什么都不是。

    但是真有这么个完美的恋人出现了,为你赴汤蹈火了,为你前呼后拥了,你敢要么?往往结果只会是远观而不亵玩,终身的梦幻情人出现,求的其实只是个自我享受过程,享受完了,此生无憾。最终一定会选个平凡的人,从此男耕女织。

    为什么?因为太完美。你敢要么?看到对方只能反射出自己的不足,看到对方只会成日惶惶不安,害怕失去;而自己不足,又怎会心安理得的和对方高山流水,不如就此作罢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2-20

    烟视媚行的女人 - [惶惶]

          她从不浓妆艳抹,但她一直是艳红的,靛蓝的,青翠的。印到骨子里的放荡,却天真无邪的璀璨夺目。鲜嫩的,蠢动的欲望那么跳跃的在晕黑的眼圈下欲拒还迎的动荡着,猎猎的,招摇着她过往的青春。时而烟视媚行,时而奔放洒脱,男人爱她这份洒脱,少了少女故作姿态的娇羞,来去自如,宛若世事尽收眼底,眼神的余光一闪却似阳光,在别人的心中放射。而媚更是媚到了极处,渺渺的,就这么悠远绵长的撩拨人心。这一视,一行,更是一种委婉的语言,像是什么都没说,却已经说了很多。表面的涟漪微波下隐藏着一颗奔涌不息的心,我想这是一种末世的美把,矛盾又倚着妖性,不可重复。